第一章 一场雨

类别:网游竞技 作者:四月太阳字数:3656更新时间:21/09/17 18:28:09
    光流雨又下了三天。

    陈稳的店也关了三天的门,电磁爆给他家大铁门都拍的劈里啪啦的,大街上别说人了,人工智能都知道紧急避险呢。

    “那些雨点真他娘的闪,那楼下老哥还拿无线捕捉器给自己涂了一身,跟个小光人似的。”

    陈稳这时候正守着自己家智能终端小鱼聊天。

    “你有不当的言语违反了市民条例第231条。”

    小鱼很显然没有闲唠嗑的智慧。

    “你可闭嘴吧,赶明就给你拆了,看看下载进度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义体天道剑术,下载进度99.9%”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就是这么多啊,你能不能检测一下那玩意是不是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我只有记录的能力,你在强人所难。”

    “还会成语了,真行。”

    陈稳一边吐槽,一边看向工作台上的那块黑色正方体。

    这东西秉持着一贯的科幻风,1:1:1的身材比例,用再细的检查机械,也只能检测出1分米的数值,活像从科幻小说里走出来的一样。

    在陈稳一年前被人从坟墓里挖出来的时候,这东西就已经放在陈稳的胸口了,当时将他挖出来的盗墓贼正是这家店的老板。

    据说他是看到了某本家传的手册,上面记录着长生不死的古代药剂,比现有的改造手段还要先进的多,能直接活死人,肉白骨。

    这位活了二百三十七年的店长,轻信了那本某个扑街作者写的扑街小说。

    这是陈稳之后看到那本所谓家传手册后所做出的评价,这才导致了陈稳从那个该死的,被埋在土里不知多少年的冬眠舱里爬出来。

    当时这位店长其实已经到了生命的边缘,哪怕他还有点薄钱,可支付高贵的生物公司的改造医疗费用,他也实在是支付不起了。

    像他这样的高龄老人,想要再续命的价钱,都是天价。

    在把陈稳带回到他的小店以后,他给陈稳交待了一下后事。

    说因为年轻时候太过优秀,立志为人类星辰大海事业献身,从而导致终身未娶,没有子嗣云云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这位老人对陈稳旧时代来人的身份有着莫名的好感,他这一死,财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,就全留给了陈稳。

    他死前写好了合法的继承书,并将陈稳的身份确认为他的养子。

    这才让陈稳能够以一个正常市民,而非流民的身份,进入到这个世界的秩序当中。

    而这个黑色正方体,也在陈稳将它连上了网络以后,显现出了作用。

    只要你拥有足够的钱,就能从这个黑色正方体中,下载一切你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城市主脑的源码在正方体里只卖三个亿,圣者领域的底部方程式只要七千万,还有妖术的建构程序,或者阵法的基本结构,那就更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只要有钱,从古到今,任何的信息都能被下载。

    当然,这正方体也不是没有限制,相反它的限制是严格的。

    首先,正方体所承认的钱币,只能是陈稳经过正当手段挣来的钱。

    对于钱款认定这块,正方体有着长达数千条的严格规定,并且通过不当手段获得的钱,还会扣除正当钱币。

    另外一点是,它所售卖的信息,仅能由陈稳一人使用,也就是说,陈稳不能做任何倒卖信息的行为。

    不过,陈稳最近发现,这些信息不仅能作用于他本身,还能作用于他通过意识芯片操纵的机械义体以及它使用的智能终端。

    只要将这些东西,录入到黑色正方体的下载目录里,就能完成这一切。

    在五天以前,他做了一笔大生意,其中之一的奖励,就是现在正摆在他卧室内的这个身高一米八,戴着斗笠,脸上有赤牙鬼面具,简单披着一身背后带不连续光线的黑色长风衣。

    这义体的基本尺寸,原本的出场设置,甚至于内部结构,都已经被陈稳用黑色正方体下载的优化程序给处理一遍了。

    只等刚才他跟小鱼所讲的天道剑术一录入,这玩意就真成为一位赛博剑客了。

    这是陈稳能够在这个世界立足的第一个支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面的雨还是下个不停。

    天空已经变得灰暗起来,陈稳家里的塑胶光管,一根根的闪烁,蓝的红的紫的白的。

    把老旧的铁板,透明的玻璃块,已经挂在墙上的显示屏,映照得花花绿绿。

    陈稳自己正坐在柜台边上,跟他那堆杂乱的工具呆在一起,他的周围有五个屏幕在闪烁,这些都是已经被淘汰的液晶屏幕,上面显现出的画质,还是数百年前的水平。

    可陈稳就喜欢这种老旧感,这让他能够有一丝这世界还是他熟悉世界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陈稳所坐的自动弹压转椅,为黑色,INNE公司上上代旗舰款,也是之前老店长留下的。

    主要的功能就是让坐上去的人类,有一种回到婴儿时期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正对着这弹压转椅的那块液晶屏幕,上面正播放着这次的强光流雨所带来的灾难性后果。

    受灾区域已经从千溟市到达了隔壁的秋水市,这期间因为光流雨带来的强电磁爆的原因,车辆无法通行,大量的民众滞留在街道中央。

    救援队方面,现在只能采用燃油动力的飞空重舰进行营救,但因为通讯常常受到电磁爆干扰的原因,救援效率并不算太高。

    “赛博时代,天灾都进化了。”陈稳吐槽了一句。

    这时候,放在他旁边的智能终端小鱼,突然从透明小手册里钻了出来,赫然是一只红色小鲤鱼的形象,他的尾部金黄,鳞片闪着柔和的光效。

    “有人在门口,有人在门口。”它不断重复着这句话,声音设定是恬淡的少女音。

    这时候来人,看起来可不是个好事情,陈稳很难想象,在这样强的光流雨灾害下,还会有谁来找自己。

    走到银灰色卷帘门前,陈稳对安装旁边墙壁上的竖向门禁进行了一番操作,门口装载的红外扫描器对来人进行全身扫描,信息反馈到门禁的小屏幕上。

    “人类女性,高1.73CM,三围93,65,94,后背绑有电离长剑,大腿处捆绑有短脉冲枪,左手掌进行过机械改造。”

    看了看这段信息,陈稳利用门禁的语音程序,对门外的女人讲道:

    “干嘛来的。”

    女人用一种极为锐利的声音讲道:

    “开锁,王子冬介绍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王子冬三个字,陈稳还是决定先相信这个女人:

    “你往后退一下,我开门。”

    女人回复道: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在这女人进入到店里以前,陈稳还跟身后的小鱼说了一句:“开启动态防御。”

    这个动态防御的程序,也是它之前从正方体上下载下来的,它能够在局域网内,并网处理所有连网武器的攻击,并且它只为小鱼这一个智能终端服务。

    陈稳一声令下,店内天花板上的黑灰色砖块开始一块块的倾斜,从中露出三个黑黝黝的炮口,墙壁两侧的画报从中间被分割开,两只机械手臂从中伸出,手臂挂着一排重力手雷。

    最核心的武器,是陈稳工作台上的一个盖满管线的合金香炉,它的炉盖打开,从九孔八洞当中流溢出白灰色的蒸汽,它的核心炉火燃烧起来,连接它的金属管线被炉火一烧,便迅速灼热,浅红色流溢在这些管线的前端。

    万事具备,陈稳这才输入密码将卷帘门打开。

    外面的光流雨猛地灌了进来,光点就像烟花,在陈稳脚边的水泥地上炸裂,热量散去后,又形成浅淡的灰色烟雾。

    大门敞开,陈稳终于是看到了那位来客,她的黑色头发刚好披在肩头,一身飒爽的黑色斜肩长裙,右肩裸露,左肩上有三根不同白度的羽毛,呈斜侧状,同时右侧大腿被长裙遮盖到小腿处,左侧大腿没被战术短裤遮盖住的地方,有一个金属腿环,上面捆绑着一把短枪。

    这来人的左手边提着一个亮银色的箱子,这箱子的表皮被切割的没有一点皱褶,可却不像是镜面,有着某种特别的颗粒感。

    “你好,陈老板,我叫沐芷榆。”她伸出手,直直的将箱子递给了陈稳。

    陈稳接过箱子,“核粒子箱,要锁这玩意可得三阶量子锁啊。”

    “懂行,陈老板,十万,三个小时后,我要这箱子里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给你解决,二十万,不还价。”

    “爽快,一个小时后我来拿,陈老板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哦。”这女人的声线带着特有的妩媚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,似乎真的不怕陈稳将这箱子里面的东西给私吞了。

    卷帘门合上,陈稳提着箱子走回到工作台上,顺便招呼了小鱼把动态防御给关了,这东西只要开着就是在烧钱。

    箱子平放,工作台上的分析仪立马开始活动起来,两只机械手立马就往着银色箱子上招呼。

    陈稳将椅子拖了过来,他仔细的盯着这箱子开口处的量子密码屏幕。

    三阶量子锁,指的是将三种不同层次的量子束进行多维叠加后产生的加密序列。

    要解开这玩意,需要同时捕捉到三层量子束的稳定状态。

    这种计算强度,就算这个年代的光子主脑也无法暴力解开,只有找到这三层量子束的基态模型,问题才能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在黑色正方体里,这三层量子束的基态模型需要足足五万块。

    也是上次那个叫王子冬的男人,找到陈稳,花十万让陈稳解开这锁,陈稳这才从黑色正方体里下载出来的。

    陈稳其实也没想到,第二单生意这么快就上门,不过根据上次解开这锁用的时间来看,一个小时算是搓搓有余。

    把小鱼拿过来,这条红色的鲤鱼一个翻身,一副光学键盘便出现在了陈暮的面前,陈暮也开始逆编制量子束基态模型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三十分钟,陈稳将代码传输完毕。

    智能终端开始自动运行程序,进入解码阶段,这个过程大概需要十到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陈稳原本想拿杯咖啡,他的手已经放到机械臂操纵器上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这时候小鱼传来两条消息。

    “义体天道剑术下载完毕。”

    “楼上有高能量反应。”

    陈稳一个激灵坐起身来,楼上发生了什么?